a50配资

第九百一十四章上下八将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变臣作者:宇十六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qpz184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变臣》 第九百一十四章上下八将
    骗子也算一门行当,以罗观泰(吴天赐)为首的这伙骗子有二三十人左右,在并州、青州、化州、雷州、齐州、娄州这一带活动,主要是在赌场设套,诱人上当。

    这行当有千门八将之说,又有上下之分,罗观泰(吴天赐)是正将,主要负责组织开局、设计套路;徐冲(贺守齐)是提将,诱人入局上当;老五老六此行担任的是风将,收集情况,观风打下手;没露面的老二在这场骗局中担任除将,负责善后工作。反将(用反面或激将法诱人入局,与提将类似)是这个西域汉莫雷,他是休梨人,组织中的老四。上八将还有脱将(设局穿帮,帮人逃脱)、火将(被人识破,武力解决)、谣将(散布谣言,骗人入局),罗观泰这伙人核心共六人,其他帮手随招随散,为了这场局,前前后后有二十多人在忙碌。

    每年香雪居的杏花开放,罗观泰等人都要来这里小住,去年他们骗了几个京城来的公子哥,得手了三万多两银子,事后露面的人远避到齐州,打听风声的人回报这些公子哥儿并没当回事,照样吃喝玩乐,倒让罗观泰等人白担了一场心。几个人在一起商议,觉得最好骗、风险小的就是这种有钱人家的公子哥,于是今年来香雪居首先就把目标定在石重仁这样的公子哥儿身上。

    吴天赐(罗观泰)快速地脑海中将整个计划理了一遍,发现并没有破绽,那名护卫没有专场抓住莫雷,便是报了官也不怕。要想在香雪居中设局,没有点背景当然不行,老二与城防司驻守的陈校尉攀上了交情,每年都要送好几百两银子给他,换取他驻守香雪居时给予照应,吴天赐他们每次都是挑陈校尉驻守的时候下手。

    心中安定下来,吴天赐冲莫雷使了个眼色,莫雷会意,狞笑道:“何公子,你说我做弊为何不当场拿住我,是不是输了不认账,如果都像你这样,输了就嚷一句对手做弊,那还赌个屁,你当这赌坊是你开的。来人,去请赌坊主事人出来评评理。”

    一角的侍女闻声出去,徐冲连连叹气,埋怨道:“何公子,你惹事了,赌坊的人不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辞,要我说赶紧赔钱走人吧。”

    石重仁看了他一眼,对着屋角的另一名侍女道:“说了半天,口都干了,赶紧上茶。”

    徐冲斜着脸扫了一眼吴天赐,看来这场局难以善了,不过他对老大有信心,老大不光是正将,而且还是火将。见吴天赐眯缝着眼,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捊胡子,徐冲心中大定,脸上依旧是一副焦急的模样,回了自己的坐处等候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名青衫汉子走进屋来,抱拳道:“各位,在下是赌坊的管事刘二,有什么话不妨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莫雷抢先把经过说了说,刘二一听便明白了,这是个局。赌场之中经常遇到这样的事,转向石重仁道:“这位公子,可是这样?”

    石重仁手指在桌上不急不缓地叩着,道:“这个西域人偷换牌,被我护卫发现了,他诈赌。”

    刘二暗暗摇头,眼前这位是个不经事的公子哥,发现诈赌就应该当场拿住,那个西域人和其他两人是一伙的,分明是针对他设的局,两万多两银子不是小数目,闹将出去有损香雪居的名声。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得失,刘二道:“赌资数额过大,还是请官府明断吧。”

    莫雷不满地道:“都说兴意坊赌得公平,我赢了钱,明明是这小子输了不认账,居然还要去官府打官司,那以后输了钱的人都嚷一声诈赌,以后谁还敢到兴意坊来玩。”

    刘二一皱眉,他知晓千门中的勾当,此事惊动了官府,这伙人就会造谣生事,诋毁赌坊的声誉。再看那公子哥儿,端着茶盅目光落在侍女身上,满不在乎的模样,心中有气,索性闭口懒得替石重仁解围。

    吴天赐已经认定这个姓何的公子哥不是官府中的人,那名护卫出场时倒是有几分官样做派,但说完话之后又退了回去,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是衙门或者龙卫暗卫的人,应该亮明身份了;黑吃黑也不像,没见过黑吃黑吃到送钱给对手的。

    这个何公子八成是被家人宠坏了的年轻人,家中有钱有势,在当地横行霸道惯了,没人敢惹,把这臭毛病带到化州来了。吴天赐冷笑一声,化州可是法治之地,无论是经略使还是方刺史都十分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官宦子弟,赫赫有名的镇西男华府、文进县天子赐匾的韩府可都倒在江经略使的手中。这位何公子越是嚣张,到时候就越倒霉。

    把手中茶盅一抛,茶水泼在赌桌之上,石重仁不耐烦地道:“你们赌坊主事的是谁,我跟他说。”手指冲着吴天赐、徐冲和莫雷一划拉,道:“都看住了,不准让他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赐手一紧,下巴一痛,捻落几根胡须下来。心中迷糊,这小子到底是做什么的,看样子早就发现自己和贺老三、莫雷是一伙的,这个套究竟是谁套谁,吴天赐都有些迷糊了。

    刘二也迷糊了,他算见多识广,可是这个公子哥究竟打的什么算盘还真猜不透。

    吴天赐冲徐冲使了个眼色,徐冲会意站起身道:“徐某还有事,告辞了。”拔腿要往外走,严胜森挡住他的去路,冷声道:“我家公子说了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“还讲不讲理,你们有什么权力不准我走。”徐冲转过身对着石重仁道:“何公子,咱们可是朋友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朋友?”石重仁笑道:“若是没有今日设局,何某说不定还真把你当朋友看。可是你会同这两人个骗本公子的钱,居心不良又谈什么朋友。”

    徐冲满面愤慨地道:“一派胡言,徐某跟这两人根本不认识。徐某还一再告诫你赌会伤身,是你拉着我进的赌场,而且进哪个赌场、跟什么人赌都是你说了算,枉我还好心借钱给你过关,真是恶人先告状。”

    吴天赐站起身道:“劳烦刘管事去把巡防司衙门的官兵叫来,老夫看他们像是千门中人。”

    石重仁这副做派确实有点像下八将中的马将,赌输了便耍赖,而那名护卫是掩将,充装打手之职。刘二也分不清谁是谁非了,叫过名赌场上杂役,让他去巡防司报官。

    官兵来了石头都要榨出油来,桌上的银票可保不住。莫雷手脚麻利,俯下身子在赌桌上一划拉,把石重仁身前的银票全都扒到了自己身下,石重仁冷哼道:“抢钱啊。老严,你也别傻站着了。”

    严胜森上前一步,双掌往赌桌上一拍,铺在赌桌上的毡布拱起一道波浪,一股大力沿着桌面向着莫雷传去。严建材是刘家女婿、四十岁不到便是正四品下左监门卫中郎将,在军中算是俊才,凭借的便是一身武艺出众,刘家才会招他为婿。

    严家是将门,比不上顶级的朱家、李家、贾家,但与廖家、祝家差不多,祖上出过一名侯爷,后来犯了事家道逐渐中落,不过军中势力依旧在,严建材此次增援化州立功,晋封为新桥侯,算是重振家声,便是门下侍中刘兴节对这个女婿也看重起来,加上洛王这层关系,严建材成了刘府的骄客。

    严家有祖上留下的内家传承-伏虎功,这种刚猛的功法讲求力量、速度和气势,既能用于战场厮杀又能作为防身之用,严胜森是严家族人,自幼习练伏虎功法,二十岁便踏入练精化气之境,三十岁顺利突破炼气化神,是严家少数的高手之一。严建材是严家希望所在,族长才会让他护卫严建材的安全。晋封新桥侯后,严建材身边有了龙卫的高手护卫,严胜森的作用不大,为了不耽误他的前程,严建材把他送给了洛王石重仁。

    平日里跟着石重仁走马打猎,也没遇到什么猛兽,显不出本事,严胜森早就憋着要在洛王爷面前露一手,今天可算找到机会了。伏虎真气带着劲浪直扑莫雷,莫雷的两只手还在桌面上抓着银票,感觉对面一头疯牛直撞过来,双手弹起,劲气不减冲得他向后倒去,银票扬起,在空中飘飘扬扬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毁了银票,那可都是钱。”石重仁看到严胜森出手威势,心中大喜,果然还是姨夫对自己好,这样的高手都舍得送给自己。他曾在芙蓉苑看过江家人与风雷门比武,看威势还不如严胜森,说不定江安义也不是严胜森的对手,自己算是拣到宝了。石重仁满脸笑容,如果让严胜森得知他心中所想,定要哀叹一句:外行看热闹啊。

    吴天赐目光一凝,这个护卫好生了得,不过自己创下无影门,纵横江湖近三十年,靠的可不光是骗术。看来对方是同行,不过下八将终究是下八将,怎么跟自己上八将相比。

    双手幻动,有如千手观音,一阵轻风掠过,那些飘飞的银票全都被吴天赐收拢到了手中。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