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50配资

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御九天作者:骷髅精灵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qpz184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御九天》 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
    老王的脑门一根儿黑线,伸手将他的脑袋强行掰正,搭理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失误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铸造练习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你想试试吗,我带去你好不好,我也会铸造的,也会符文,也会魔药,你来之前,我是这里唯一一个掌握了第一秩序符文的弟子哎,我们做朋友好吗?”提莫尔斯一下子兴奋了。

    老王摁住他的头,“安静一会儿,不许说话,我就跟你做朋友!”

    提莫尔斯一听美滋滋的捂住了自己的嘴,小眼睛一眯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一下课老王就溜了,反正搞清楚了情况,随时可以自己来,有这小瓜德尔人在一旁呱噪啥事儿都做不了,而且有点风吹草动第二天所有人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雪智御有事情,老王这个兼职就暂时没事儿了,倒是雪菜一脸的开心,随便花八千块就捡了个高手,美滋滋,看王峰的眼神就跟看自己的物品一样。

    “咳咳,雪菜啊,虽然我长得帅,但已经有你姐姐了,你就不要觊觎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呸,想的美,你以为现在已经平静了吗,我跟你说,这是暴风雪前的宁静,你既然在巫师院动了手,就等于告诉所有人可以挑战你了,话说,卡丽妲前辈是用剑的高手,你竟然是个巫师?还是个火巫?”雪菜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王峰翻了翻白眼,小朋友你怎么有这么多的问号?

    “你姐姐是巫师,你还是个弓箭手呢,你们好歹还是姐妹,怎么这么不同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雪菜很开心,跟王峰聊天没什么顾忌,也不用在意公主的身份,更不要怕被父王训斥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然后就开始跟王峰打听外面的情况,真的是把极光从上到下撸了个遍,像好奇宝宝一样。

    “阿西八这么可爱吗,不对,我觉得你在骂人,绝对不是什么好听的词儿,人家胖胖的多可爱。”雪菜狡黠的点了点王峰。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真的可怕,老王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吉祥天很美吗,比我姐姐还美吗,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美人鱼的脚是什么样的,跟我们一样吗,听说她们都很放荡……”

    完了,老王一下午啥事儿都没干,雪菜这方面的好奇心跟瓜德尔人有的一拼,冰灵虽然富足,但地处偏远,交通不便,像海族的商队什么的真的难得一见,也不会有王族过来,八部众就更罕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错啊,刀锋联盟有数的美女你见过好几个了,你觉得姐姐、卡丽妲前辈、吉祥天、克拉拉、苏媚儿谁最好看?”雪菜难得温柔的说道,手中锋利的小刀在桌子上划啊划的。

    老王本来漫不经心,猛的打了一个激灵,这是送命题啊。

    “咦,这里怎么没有你呢?”王峰到底是高智商的存在,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在意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果然雪菜喜笑颜开,“那加上我,谁最好看?”

    “妲哥最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王峰,你找死,看刀!”

    雪菜一路追打,总算结束了话题,她被侍女叫走了,还没尽兴的雪菜让王峰好好呆着。

    王峰满口答应,雪菜一走,王峰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世界这么大,当然是要好好看看!

    听说凛冬族的烈酒很够劲,这是必须要去尝尝的。

    老王关上宿舍门,换了身休闲的衣服,把昨天雪智御‘借’的钱抓了一大把,兜里有钱,瞬间就感觉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出发!

    夜间的冰灵城,比起白日时又更多了一分清爽的韵味。

    整座城是沿山而建的,因此各街道小巷的道路都是沿途往下,虽然修建得并不密集,但也不规范,毫无整齐可言。

    高高矮矮的房舍错乱无序的排列在街道两边,各种小巷极多,都是被那些乱七八糟的房屋强行隔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站在高处往下面俯瞰,远处尽是一片白茫茫的朦胧雪景,近处却是各种星星点点般的五色光芒,那是照明的魂晶,特别奢侈的是,老王看到了这里的路灯……

    这大概是冰灵城中唯一整齐的物件了,大概五米高,全是石砌的圆柱,主道上每隔十来米远就准有一根,上面的照明光异常闪耀醒目,居然统统用的是a2级魂晶。

    老王在高处时目测了一下这满城的灯柱,少说怕也有数千根,每一根都是一个巨大的光点,将这原本冰雾朦胧的城市点缀得宛若白幕繁星。

    “有钱真是任性啊……”老王都看得有点感慨,老王使劲的抠,妈的,没带工具,镶的这么紧干嘛!

    昨天他倒是和雪智御聊到过,别看冰灵国在符文科技和制度方面都有些落后,但一来冰灵国有着巨大的魂晶矿脉,二来冰灵国擅猎,特产的雪妖是相当强大的妖兽,且性可通灵,关键是下崽还下得多,是刀锋所有冰系魂兽师最想要的魂兽,弄到一窝那绝对就是分分钟变大富翁的级别。

    看起来似乎产业比较单一,但说实话,这两样都是暴利的行业,光靠这两样就已经让冰灵国足够富有了,即便放到刀锋联盟各大公国中都是能排的上号的。

    难怪光是为了照明,都能每天点着这数千根a2级魂晶的路灯,简直是奢侈得让人想犯罪……

    忽然老王停手了,若无其事的活动了一下腰,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难怪到处都是骑着雪猪的巡逻守卫,这不是魂兽级别,只是驯兽,主要是雪猪和雪狼。

    雪猪是冰灵国的特产,一种外形像猪的低阶妖兽,本身没什么魂力,但身壮膘肥,四肢有力,且脚掌无比宽大,在雪地里可以跑的很快,冲撞力惊人,是冰灵国最常见的坐骑,队长级就可以拥有雪狼了,帅的一匹。。

    一个巡逻的雪猪骑士看老王有些面生,勒住缰绳叫住他问道:“嗨,你在干嘛,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圣堂弟子,这不犹豫是不是要去酒吧,咳咳。”老王摸出冰灵圣堂的牌子。

    一看是圣堂弟子,那雪猪骑士的脸色顿时缓和:“下个月就要冰雪祭了,城里已经开始在做各种庆祝准备,但凡是拉了横幅的地方都不可以乱闯。”

    冰雪祭?昨天听雪智御说起过,那是冰灵国一年一度最盛大的节日。

    老王趁机问道:“兄弟,知不知道城里哪里的酒吧最热闹?”

    那雪猪骑士露出个男人都懂的眼神,笑着说道:“嘿嘿,新来的圣堂弟子吧?冰灵城最热闹的酒吧当然是冰河酒吧,有得吃又有得玩儿,小子,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左侧山腰一个灯火通明的位置:“喏,那就是了,一直走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冰河酒吧。

    真正热闹的酒吧从来都不是那种外表光鲜的,这大概是因为行业的特殊性,隐藏在地下的喧闹会给人一种更加容易放纵的感觉。

    冰河酒吧也是修建在地下,交了两里欧办了个所谓的会员才得以进入。

    灰扑扑的小门内是狭窄的梯道,左侧的小窗户有些漏风,让这梯道显得有些寒冷,往下延伸了大约十几米又是一道铜门,刚一推开,里面的喧嚣声和温暖的热浪排山倒海般的扑过来,顿时宛若来到一片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入眼处是宽阔的大厅,大概是因为地势的关系,大厅布局分为了三个梯层,最上面靠近铜门那层约莫数百平宽,设有许多带有屏风卡座,良好的视野可以纵观全场,隔开的屏风也带有一点隐私性。

    最下面那层则是只有数十平的一个圆场,有各种表演,此时正在表演的是十几个瓜德尔人,或是骑着独轮车玩转球、或是拿着平衡杆走钢丝,居然是个杂耍团……

    真正的中心是在中间,这层的范围比较大,环绕一圈有上千平,摆着敞亮的各种公共长短台和两处售卖酒柜,这一层的人最多。

    那些长短台周围都围满了人,少数几桌是玩儿牌、冰壶又或是桌球之类技巧游戏的,更多的则是诸如掰手腕之类的大力士游戏,人数最多也最热闹。

    有得吃有得喝、有得玩有得看,老王瞬间就有了种找到组织的感觉,这可比呆在冰灵圣堂陪小女孩儿过家家要有趣多了。

    没有烟是个bug,但酒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老王没呆卡座,在二层点了瓶凛冬烧,这是凛冬族的招牌,即便是刚从大块冰桶里直接抓出来,入口时也有种相当烧辣的感觉,如果没有冰镇的话,这烧辣感恐怕还要更强,比起在兽人那边已经喝顺口了的狂武和糟啤,口感要差一些,但酒劲儿却要大得多,几大口灌下肚,整个人顿时就都精神起来。

    提着酒瓶在中间层看了一阵子掰手腕,一群光膀子的彪形大汉汇聚在一起起着哄,给比赛的双方加油,喧闹声震天,台子旁边则是摆着长排的酒杯,输的一方直接就能喝到吐。

    隔壁的更彪悍,正在玩“扇耳光”大赛,一人扇一次,倒下和认输都算输,真鸡儿粗犷,瞬间人就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冰灵国民风彪悍,便连底层人的乐子也都如此,这样的娱乐在老王眼里倒是比长毛街兽人酒吧的那些****要有趣多了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下注的,老王看了一阵,也玩儿了几手,最热闹那桌掰手腕儿的几个明显是一伙的,输赢都是按赔率来,不过演技不错,再加上几个下注的托,旁人自然输多赢少。

    老王在旁边看的有趣,管他怎么起哄,最后关头才挑着买少的那方下,连赢了几把。

    “兄弟这眼睛够毒的啊!”负责收注那人拍了拍老王肩膀,递过来一杯酒,笑着说道:“请你喝酒,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老王哈哈一笑,接过酒问道:“老兄贵姓?。”

    “塔姆尔,兄弟你呢?”塔姆尔这是在摸底,这家伙一看就是外来的,但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恐怕是有点来历的,而且对方赢得还有尺度,也不值得冒险。

    “王峰。”老王一口喝干,他这样的长相和风格被注意也是正常,但王峰应对的经验太丰富了,一副老油子的态度,瞬间就让别人产生一种亲和。

    “哈哈,痛快人,玩的愉快。”塔姆尔不再招惹,丫的,这家伙十有**就是跟公主传绯闻的那个了,胆子真鸡儿肥,竟然还来这里玩。

    都被人点出来了,就算对方没有制止,可每次下注,那好几双神色复杂的眼睛就死死紧盯着你,老王也是玩儿得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拍了拍塔姆尔的肩膀,请他们几个喝了一杯,那塔姆尔好一阵热情客套,给老王普及了不少道道,他笑呵呵的说道:“咱们冰灵国毕竟是有过数代女王执政,和你们内地人不大一样,听说你们内地的酒吧都有舞女,这里却是没有的,也不允许有,想要找乐子得靠自己本事,喏,比如那位……”

    塔姆尔随手指了指场边的一张台子。

    不同于这里到处荷尔蒙爆棚的阳刚之气,在那偏僻的角落中,此时居然正是国色天香……

    只见有七八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正围在那独台旁,一个个手托腮、脸红潮,满脸花痴的样子看着那独台上唯一的男人各种耍帅。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