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50配资

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临渊行作者:宅猪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qpz184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临渊行》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
    神帝玉道原率众呼啸而去,苏云并未阻拦,天市垣的鬼神的确有实力将神帝留下,但即便神帝玉道原受伤极重,留下他也须得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文昌帝君等鬼神前来帮忙,已经让苏云颇为感激,又怎么会请求他们为自己拼命?

    罗绾衣迟疑一下,趁机转身率领麾下的海外通天阁高手离去。

    她此行的目的是探索天外世界,却没想到路途中遭遇了诸多变故,本想借神帝与苏云之间的矛盾为自己攫取最大利益,迫使苏云为了活命而让出通天阁主之位,没想到苏云根本不作考虑。

    而她又因此得罪神帝,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分裂海外通天阁。此行,她是否能保住大秦国的皇帝之位都尚且难说。

    苏云目送她远去,并未阻止。

    罗绾衣不管目的如何,内心中总还是有些良知未泯,在神帝玉道原的天船上帮助了自己许多。如果没有她,自己也很难逃出神帝的追杀。

    苏云转过头来,面对天市垣的诸多鬼神,露出笑容,张开双臂,笑道:“诸君,我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切——”

    文昌帝君转身遁去,化作一道青烟消散:“你每次回来,准没好事!”

    苏云脸上一僵,转脸哈哈大笑:“琴圣,我在东陵养伤的时候,咱们一起在东陵喝过酒哩……”

    琴圣的性灵遁去,只剩下一声琴音袅袅消散:“其实并不熟。”

    苏云看向其他鬼神,笑道:“画圣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人勿近!”画圣画出一片山川,走入山中。

    刚才还成千上万的鬼神很快便消失一空,作鸟兽散,浑然不给他留下半点情面。苏云讷讷道:“太生分了,一定是他们矜持,其实是很想我……”

    花狐道:“游子归乡,想他的人往往只是父母亲人,其他人多半是不想的,只是礼貌性的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苏云瞥他一眼,花狐连忙住口。

    他们休养了几日,伤势好了许多,毕竟有董医师医术通神的大高手在,只要没有当场死亡,便能救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燕轻舟和哑巴师兄他们到了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伤势痊愈得很快,又想起燕轻舟、石镇北等人,他们乘坐另外两艘小天船,先苏云等人一步来到元朔,多半会降临到朔方城。

    他们中有一部分人的目的也是为了探索天外世界,再加上鱼青罗率领火云洞天的长老此次要去文昌學宫,传授火云洞天的旧圣绝學,借文昌學宫推行旧學新學之变。所以,朔方城很大概率是他们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苏云因为受限于诺言,不能离开天市垣前往朔方。

    他对朔方城的感情极深,那里是他从野蛮狂野的天市垣踏入人类社会的第一个落脚点,也是他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,变成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的起点。

    在那里,他认识到了左松岩,董医师,灵岳先生,闲云道人,涂明和尚,还有池小遥,李牧歌,梧桐,李竹仙等好友。

    他还与薛青府结识,卷入到薛青府的野心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能去朔方,何不让朔方来见我?”

    苏云取出通天阁主的木头盒子,心道:“倘若我的法力足够强大,我便可以催动朔方城,以朔方城为灵兵,迁徙整座城市。可惜,我没有那么大的法力。”

    灵岳先生和董医师的伤势还没有痊愈,苏云索性故土重游,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无人区,经过荒集,他走过石桥,来到蛇涧。

    歪脖子柳树下,苏云伸手,轻轻触摸这株吊死了圣人的老树。

    前方,一股迷雾吹来,天门镇在雾中晃动,徐徐出现。

    苏云迟疑一下,还是抬起脚步走入天门镇。

    “叮!”“叮!”“叮!”

    曲伯站在架子上,依旧在雕琢天门,苏云走到天门下,一个石子砸过来,还未接近苏云便突然嘭的一声炸开,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“小破孩,本事强了不少。”曲伯放下斧凿,笑道。

    苏云微微一笑:“那是曲太常教导得好。”他言语之中充满了讽刺之意。

    曲伯坐在架子上,摇头道:“我们没有教导过你。这个小镇上的人基本上都不会教孩子,也不会带孩子。我们只是在暗中保护你,让你平安长大。”

    苏云想了想,还是走上架子,站在他身边,望向天门镇,天门镇中罗大娘、乐奶奶等人还是如往常一样,张奋韬还在卖包子,赖和尚还在化缘,酒鬼徐还在喝酒,就与他在天门镇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苏云的心态却与当年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自从他知道自己只是曲伯等人买来的孩子,自从知道他与其他被买来的孩子一样都只是试验品,自从知道其他孩子试验失败,只有自己幸存下来,苏云便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心态。

    莹莹从他灵界中冒出来,振动翅膀飞起,打量天门镇,记录每个人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无忧无虑,像是一只轻快的蝴蝶,很少有烦恼事。

    苏云坐下来,看着飞来飞去的小书怪,开口问道:“当年死的若是我,幸存下来的是另一个孩子,曲伯你们待他,是否与待我一般?”

    曲伯看他一眼,摇头道:“不会有任何区别。我们是鬼神,鬼神只是性灵所化,你现在的修为实力极为强大,应该早就明白,性灵只是一团思维烙印。灵士生前,思维可以变化,灵士死后,思维只会在时光中慢慢消亡,却不会再演变。”

    思维不变,自然不会生出亲爱之心,所以就算活下来的是另一个孩子,他们也是这般待他。

    苏云眼中的神采黯淡了几分,过了片刻,又问道:“你们都是元朔通天阁最顶尖的天才,若是你们教我功法神通,我在很早之前,便可以拥有通天彻地的修为。你们为何没有教我如何修炼,反倒让我跟随根本不可能教我真本事的野狐先生求學?”

    曲伯呵呵笑道:“当然不能教你真本事。倘若教了你真本事,你便会很早之前便让双眼复明,那时你便会去寻找你的真正父母,然后你会发现你的记忆中的封印。你发现之后,肯定会尝试破解封印,释放出乱世神魔。”

    苏云低低的笑出声来,眼中的神采如风中火烛,忽明忽灭:“那么水镜先生来到这里,指导我修行时,你们为何不阻止他?”

    “打不过他啊。”

    曲伯理所当然道:“我们当时都现身了,然而裘水镜却随手一拨,将你的小宅子上空的阴霾拨散,让阳光照下来。那阴霾是我们天门镇所有鬼神的气息所化,他能拨开,说明实力超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苏云眼中的烛火完全熄灭下来,木木道:“所以,若是水镜先生打不过你们们,你们便会赶走他,继续让我浑浑噩噩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曲伯点头:“这是自然的是。我们会照顾你,让你平安长大,看着你成年,看着你娶妻生子,看着衰老,直到你死亡。”

    苏云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,涩声道:“所以我只是你们眼中的小破孩,一个幸运的小破孩而已。性灵是不会说谎的,告诉我,你们照顾我,也防备我,你们从没有真正对我好过。”

    曲伯仰头看着他,又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对于我们来说,你只是个工具,用来储存镇压鬼市深处沉睡的神魔。”

    曲伯语调平静道:“其他孩子都死了,惟独你存活下来,我们于是把你当成我们探索永生秘密的工具,我们进入你的记忆封印中,格物那些神魔,完善朝天阙。倘若活下来的是其他孩子,我们也会一样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苏云不再迟疑,走下手脚架。

    曲伯在架子上继续道:“其他小孩子死的时候,他们都嘭的一声炸开,我们担心你,所以称你为小破孩,就像是给孩子取名狗剩狗蛋一样,鬼神不嫉妒。我们希望你能活得长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云唤来莹莹,向镇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后来,只有你这个小破孩活了下来,你忘记了六岁之前的一切事情,你叫伯伯,叫越思成爷爷,叫酒鬼叔叔。你还帮我递锤子凿子,帮包子张和面包饺子,给越老太捶背,你是那么天真烂漫,活泼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芳儿与李孝义结婚的时候,我们把你抱到他们的酒席上,芳儿说她要生一个像你这样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苏云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,你就是这个镇子里的人,不可或缺。那可能是我们这一生中,最短暂最快乐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苏云怔然。

    “不过那时我们还是准备好了朝天阙,准备打开另一个世界的门户。芳儿和李孝义并没有来得及生孩子,他们死在了天外。镇里所有人都死在天外。我们的性灵本不会回来的,只是心里有了牵挂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走在仙桥上,带着盗来的仙图一路狂奔,想要回到天门。仙剑刺来的时候,我知道自己死了,我还在狂奔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不走仙图,我以为我最想要的是仙图,但是那时候却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我,让我回去。等到我回到天门镇,我发现他们的性灵都在天门镇中。他们也都有着同样的牵挂。”

    曲伯的声音从苏云身后传来,沙哑沧桑:“我们不知道这牵挂是什么,直到岑夫子将你送了过来,我们才知道为何我们死后,性灵还要回到这里。因为这里有一个小破孩等着我们,没有我们,他可能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苏云闭上眼睛,感受到咸咸的海风吹拂自己的面颊。

    “你与其他孩子并无不同,只是,你成了我们的家人。”曲伯道。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